後管校留影

後管校留影
雖然只有短短的4週訓練期,但淡水的美好風光卻一直留在我的心底深處。當兵受訓期間真的就是一個爽字。只上課不管事,時間到了上餐廳打餐盤吃飯,晚上時間一到熄燈蓋棉被睡覺。只是,為什麼出工差一定要叫大家用手拔草?就連新開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也有割草機可以用啊!住宿是兩人一間的套房,附空調,可以從窗戶直接看見大海,環境相當清幽,所以大家都當作是來這邊渡假充電的。奇怪的事情是這裡的浴室只有熱水沒有冷水,每天都用殺豬前拔毛用的超燙熱水洗澡,常常洗頭洗到一半水溫太高還得停下來散熱…Orz。

後管校留影
從某間房間往外看的景觀。一大片的草原是戰鬥教練場,草原中高聳的鐵塔是AM電波的發射塔。只是現在受訓的班隊多屬於靜態課程,戰鬥教練場也逐漸荒蕪,雜草叢生。勉強可看見遠方的漁人碼頭吊橋。

黃昱敦
可愛的室友兼同梯超級天兵黃昱敦。在大逼哥的魔鬼特訓之下(?),幸運地通過了理財專員考試(!)

廣告

火化

95/05/13 雜感
從淡水回到新開的第一日。才體會到營長所說「砲兵營變天了」的真正意含。
望著空蕩蕩的大寢室。豈能是一句傷感能夠形容呢。

下午,推著一車的文件到燒垃圾的大坑旁,銷毀營長留下的資料。
各式的文件,紀錄了這單位的許多重要任務、推行工作。
隨著時間流逝,它也即將放下肩上的重擔。

撕掉紙張,將紙送入火堆中的動作,不禁讓人想起燒金紙的情形。
現在所作的,也僅是那葬禮儀式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