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營軼聞

夜畫新開

熄燈號響起。又是漆黑的一片。還亮著的,是掛在天上的星群,裝飾著薄紗般的夜幕,靜靜地蓋在我頭上。細數繁星,一明一滅,卻怎樣也數不清。飛機的警示燈,滑過夜晚的天空。漂浮於星空之中,不知是如何的感覺?白天的忙碌與不快,隨著夜色的低垂,逐漸變淡,進而消失。沿山公路旁的草叢裡,奚落地竄出幾隻螢火蟲,螢光輕盈地畫過我眼前,又在不遠處消失。肆意地穿越營門,不用報備,也不用拿假條。傾斜的電線桿,倚靠著老舊建築物的外牆,等待著黎明前,燕子再次的穿梭盤旋。

廣告

梅雨

教召結束後,接連的下了十來天的雨了。除了中間去高雄看電影那天早上與體測當天沒下雨,天空多是烏雲密佈。如此充沛的雨水,導致雜草縱橫,生長速度驚人。每逢雨勢稍歇,就可聽見隆隆不停的割草機聲。即使利用空檔割草,草仍然是不停的增生,一個禮拜前剛割過的區域,又有新草出頭。仔細看的話發現連香菇都長出來了。營區內排水系統也不好,只有一條水溝能夠通道外頭的大水溝。雷聲伴著驟雨,嘩啦嘩啦下來,小黃河氾濫,泥水滾滾,淹過馬路,在各低窪地造成一個又一個的水池。晚上,到浴室洗完澡,跨越草地,腳上又多了積水與污泥,回到營上總得多洗一次腳。

上禮拜留守,由於雲的阻礙,沒法子數星星,站哨的時候,少了些調劑,只好多跟副哨聊天。但雨勢一來,也只能躲回哨所發呆,等著下一班的來接哨。下哨後回房間躺在床上,也不需要催眠,就這樣沉沉的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