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船祭典

長崎每年在春天的盛事之一
配合黃金週前半段
人潮確實也相當踴躍呢
這回是第四次舉辦
總共有7台船進港讓遊客參觀
滿滿的遊客把水邊森之公園擠得水泄不通
最大艦是日本丸跟海王丸
再來是俄國來的PALLADA
俄國佬比較大方
開放讓人上船看看
船上一堆金髮碧眼的年輕水手
當有日本妹妹跟他們合照的時候
還可以伸手去偷摟偷抱
果然男人還是得又高又帥才行啊

晚上還有煙火
可是人會很擠
所以就又回去跟同學開PARTY
結果韓國人跑到韓國船上跟人喝燒酒
拖到1230來的時候都已經醉成一片了
真是怪可怕的
日本正妹KIYOKA跟SEIKO昨天已經喝一攤了
今晚不敢再醉一次
真恐怖來日本真不能不喝酒啊

第二天竟然又跟老美韓國人還有台灣大姊雅美桑陪老師去喝酒吃烤肉
這樣的生活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啊

廣告

中午的食堂

每天中午1200下課的時候學生食堂都被剛下課的學生塞滿了
排隊想吃個咖哩都要等老半天
十二點半的時候剛好又是高中部下課
高中生也會擠進食堂再次塞爆
所以我覺得午休時間只有一個小時實在是太短了啊
吃個飯後就得回教室等上課時間都不夠用

這所大學有附設高中部
不過看那些高中生大概成績也不會太好的樣子
男生的褲子一直往下掉也不肯繫條皮帶
皮鞋只是用套的不肯好好穿
女生每個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迷你裙一個比一個還要短
究竟是來學校唸書還是來上班的?
雖然說市內的高中差不多也是這種長度就是了
只是像遠藤晶那樣的氣質音樂女孩到哪裡去啦
還我的青春來啊

我要戒酒

雖然我的酒量不好
但喝酒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上禮拜四五六連續三天都喝
很傷身體
喝第一罐的時候微燻茫茫然還有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
可是再繼續喝下去的肚子就會很漲會想吐
週末就吐了兩次
那種嘔吐的感覺就真的很噁心了
所有的東西一口氣衝到嘴巴裡出來很痛苦的啊
為什麼大家還這麼喜歡喝呢
不過這樣也可以理解為什麼當初大家青島喝到飽的比賽的時候
台下觀眾看到台上選手喝到吐的時候會鼓掌了
另外韓國人喝酒真他媽的跟喝水一樣
我真的嚇到了

長崎最近都在下雨
下雨天打著傘走上坡路的艱辛果然就跟電影裡演得一模一樣
老美詹姆士說他也要戒酒了
他似乎還記得那天他喝醉跟日本妹告白的樣子
剛剛還跟雅美借電話打去給對方道歉
殊不知道我雖然躺在旁邊睡覺卻也是聽的一清二楚
他卻沒有跟我道歉
唉真是太糟糕了
原本大家以為他喝醉要韓國人柳成彬帶他回家幫他開忙
結果韓國人也醉了忘記自己身上有老美的鑰匙
害得老美回家沒得開門只好露宿公園
結果星期天早上又下雨
詹姆士說他有跑來敲門可是我卻沒聽見
可是我明明六點多就起床啦
九點才又倒下去睡

下午又被邀到韓國人小楊家裡吃飯
韓國炒飯加了一堆辣醬連飯看起來都是紅色的
醃梅子也有加辣椒
馬的韓國人不吃那麼辣是會死掉啊
還好我沒碰泡菜不然說不定舌頭會燒起來

阿多仔你也幫幫忙

哎呀壓
班上的詹姆士果然是讓人擔心的對象
儘管你的鼻子真的比較挺
但也不用急著跟剛見面兩次的日本妹妹告白啊
雖然那個KIYOKA妹妹真的長得蠻可愛又很有禮貌
跟松本老師同一種TYPE
但就算是洋人也是有人是小鬼心態
喝過酒後趁亂告白這樣行嗎
不過再這樣喝下去不行 會考不到大學院的
我要開始戒酒了

長崎的短尾貓

學校這附近都是山坡地
住了很多大肥貓
沒有固定的飼主
但是因為居民跟學生都很好心
把他們都養得又白又胖還幫他們洗澡
這些貓也都不怕人類
就算看到陌生人也會向你靠過來讓你摸
算是很有膽量的
再台灣這樣的貓早就被抓去燉湯啦

不過有些貓的尾巴特別短
看到的時候覺得很奇怪
原本以為是不小心發生意外斷掉的
但數量多到讓你感覺不太像是意外
那到底是什麼

昨天木下老師在課堂上說
因為長崎的貓有一部分是來自歐洲的短尾貓
跟大陸來的長尾貓品種不一樣
難道是荷蘭的貓尾巴都很短嗎

田島老師的方言

田島老師雖然不是最年輕的但大概是教我們的老師中最愛笑的吧

年紀最小的井田老師皮膚白白的身材高挑感覺上是個很文靜的人
長相很符合傳統的日本印象杏眼圓臉

第二年輕的是木下老師
木下老師是標準的時尚美女
穿起套裝來很有上班女郎的架式
但其實她大學畢業後就一直在教日本語沒去公司上班過
還曾經在重慶住了大概一年 所以聽得懂一些中文

田島老師的皮膚很白笑起來的時候眼睛就只剩下一條線
而且她的聲音很可愛聽起來很像小孩子
似乎對中文跟韓文很有興趣
下課時候還叫我們教她
拿前天在政見發表會上看到的方言給她看
現在知道長崎方言也跟普通腔調差很多
如果兩個當地人一直用方言對話的話恐怕連外地人都聽不懂
更不用說是外國人了
例如形容詞語尾い會換成か
きれか公園
さむか天気
よ會變成ばい

長崎這地方原本是相當平靜安穩的小城
想不到繼昨天美國大學的槍擊案之後
長崎市長昨天在競選連任的造勢活動中也中槍身亡了
看來日本的治安真的越來越差了 越來越不適合居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