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ingdead

好多年以前的紙牌遊戲魔法風雲會裡頭有這麼一張牌

去年在日本打轉的時候發現了THE HOUSE OF DEAD第四代
話說當年的射擊遊戲原本只要打中敵人的話對方馬上就掛點了
不過THOD第一代做了一點不同的改變
如果沒有打中腦袋要害的話敵人的殭屍還不會馬上死掉會繼續向玩家撲過來
一代跟二代都是用手槍
三代變成用散彈槍
但因為散彈槍很難用所以沒什麼人氣
一下子就下架了

四代終於可以開始連發
用衝鋒槍還可以丟手榴彈
不過相對的殭屍的數量也比以往多了好幾倍
各關魔王跑步的速度快比以前難纏很多

話說中午遇見了睽違已久的哥倫比亞留學生Huang桑
HUANG雖然跟的拼音一樣
但他是個道道地地的金髮外國人
全名落落長超過40個字母分成四個小節
大家用最後的一段落稱呼他
我猜他小時候學寫自己的名字的時候一定很有挫折感
不過他在這邊是個很認真的學生是真的

HUANG問我最近有沒有遇到老美
雖然國籍不同但畢竟金髮的同鄉也還是會互相關心一下
我想到老美最近上課的樣子
拖著沉重的身體來到教室後卻是一直睡覺也不抬頭
今天桑戶先生的課勉強打起精神不過全程也沒開口超過十分鐘
簡直就是個沒有裝靈魂的空殼一樣

不知道怎樣地
開始把詹姆士跟上面的殭屍開始做相同的聯想了… 🙂

廣告

片假名的便利性

來日本半年
現在真的開始有感覺到
想漢字其實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了
最近連考卷上的姓名
都懶得寫漢字了
於是我開始在姓名欄簽上YELLOW
老師們也都知道是誰的考卷

至於大陸人的留學生就更妙了
幾乎人人都用片假名拼音寫名字
原本只有韓國人這樣做的
現在卻也成為全民運動 XD

於是很多地方開始懶得寫漢字了
都用平假名片假名帶過去…

話說原本不懂漢字的美國人跟緬甸人
他們的確是可以只靠假名了解日語的
所以說習慣了之後
只用假名確實比用漢字方便呢

詹姆士在居酒屋邀日本OL喝酒被拒絕

柳成彬放棄日本妹
與唐經緯尚未出世的雙胞胎女兒指腹為婚

我打電話去N大學給教授
教授跟我說今年的外國人學生名額已滿
請明年提早講
可是因為我想考那所大學
等等還得寫信給另外的教授

Orz
疲憊感又增加了

魔人傳來的動畫
他真的很迷薔薇乙女
尤其是翠星石
可是我要幫他買等身大的人偶他又不肯
表示他還愛的不夠?

疲憊感

上週末開始不知道怎樣
整個人其實不太有活力
雖然有時候會唸書稍微熬個小夜
可是自己也覺得並沒有那麼難過
週六週日都還有力氣去水族館

不過星期一那天就不太行了
雖然知道那天是水族館的國王企鵝ぺぺ的30大壽
(換算成人類的話是九十歲…十足的曾祖母級企鵝了)
但就是提不起力氣出門
加上堆積如山的作業
不得不先處理完後才去買晚餐
(今天老師把改完的文法作業發回來了, 寫錯的地方還真不少)

昨天一天整個人也是懶洋洋
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中午下課後就耗在電腦教室上網
跟一堆人聊天聊了兩小時

晚上回到家後還是提不起勁
又打電話給朱志逼
雖然知道他現在也在當米蟲後心情有稍微輕鬆一點
可是接下來也沒什麼力氣看書
十一點的時候又早早的就寢了

整個人處在一種極度倦怠的狀態
跟暑假時候那種過度放鬆的狀況不太一樣
總覺得現在的現象是因為緊繃之後突然鬆懈下來的調適不良
問題是先前緊繃的程度也還沒有達到我的極限啊
為什麼會覺得那麼累呢
五月的時候雖然心情很不好
但總覺得凡事都還有希望
而且搞砸了也沒什麼

現在則是剛好相反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九月份第一個連休

9/14
下課後衝去車站前看了EVA新劇場版序篇
想不到十年前一句日本話都不懂的傢伙
跟著大家傻傻的坐在社團裡看沒有字幕的EVA
現在那個人竟然在倭國留學

時間真的是過得太快了

9/15
上午洋基隊對紅襪隊演出大逆轉
第八局一路猛攻狂拿六分扭轉戰局
洋基小胖吉昂比真的完全不適合守備
守備時候的動作反應完全不像是大聯盟球員該有的水準
明顯的失誤以及判斷不良的隱性失誤讓洋基至少多掉了三四分
雖然該場比賽最後拉起攻擊號逆轉勝利的功勞有他的一份
但托老日後如果還想讓洋基在比賽中贏球的話
當DH或代打可以
最好不要讓他守一壘比較好

松阪也是有夠背的
雖然一路六局好投成功壓制了洋基的打線
牛棚的同胞岡島卻砸鍋
讓松阪幾乎到手的15勝就這樣飛走了

下午又去了水族館
這一天是摺紙教室
不過其實我除了企鵝跟螃蟹還有青蛙之外的東西都不會摺
反正就是陪小朋友傻笑混時間

途中有一對混血兒的雙胞胎超可愛!
跟媽媽講日文跟爸爸講某種歐洲語
總之就是讓人印象很深刻就是了…

9/16
洋基慘不忍睹的一天
老王這天的投球內容真的是亂七八糟的
變化球的犀利度完全不夠
被紅襪打好玩的

洋基最後大敗
只靠Jeter全壘打拿一分

下午雖然因為颱風的影響下了一點小雨
但完全沒有影響我去水族館陪小羅莉朋友玩耍的鬥志
於是撐著傘我又去水族館跟小鬼摺紙了
不過這天生意不太好做在我前面的都是男生
最後一個小男生
穿得衣服上面寫了次男兩個字
四處一喵附近果然有穿著長男跟三男衣服的另外兩個小朋友
天啊他們總麼看也不像三胞胎啊
應該不會弄錯吧

9/17
作業大掃除
三連休太過悠閒了一整天沒有動
早上看洋基紅襪兩隊老投手對決
下午睡到自然醒後開始拼作業

順便寄了回郵信封給首都大學索取外國人留學生用的簡章
希望明天或後天就能寄回到我家來

安倍首相辭任

話說因為這件事我昨天破戒開電視來看了
(這一破戒就很不得了, 我就釘在電視前三個小時了, 看來我很有當電視兒童的潛力)
畢竟太震撼了

去年在日本旅行的時候看到安倍接任首相的新聞
想不到今年在日本讀書的時候他竟然就下台了
只能說是太吃驚
前一陣子儘管敗選仍舊一派剛毅的神情的上電視演講
昨天安倍卻顯得跟洩氣的皮球一樣
好像受了什麼嚴重的刺激一下子信心全失
也不過就是被在野黨領袖拒絕談話而已咩
也許是日本長期以來一黨獨大的局面現在面臨轉變的挑戰
安倍再也承受不了這份壓力了吧

現在的日本首相位置似乎變成了個燙手山竽
執政黨內誰來接都是個問題
接了之後能撐多久也是個大問題

新聞媒體幾乎是一面倒的批評首相不負責任
把這個重要的位子當成兒戲說不幹就不幹
但其實日本的首相好像也只是個對外代表的形象
有的也只是身為國會議員的權力而已
真正的國家政策都是由一些連名字都鮮為人知的精英官僚在決定的
首相大臣等只是把那些精英寫好的講稿拿出來在大眾媒體面前轉述而已

到底誰才是決定日本政治的精英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