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行李

翻出了三隻去玩夾娃娃的時候抓到的獎品
要搬家的時候其實也是增加行李而已
所以想了個巧妙的理由送給日本妹了 😎

只是平常雖然很習慣跟其他的留學生用日文傳簡訊了
真正到這種大場面的時候還是很怕寫錯
於是又打草稿又查字典的
最後花了兩個小時寫三張卡片
塞在預先買好的三個紙袋裡面

今天中午先去餐廳找KIYOKA跟SEIKO
雖然要期末考試了
但KIYOKA今天心情應該很好笑容很多
SEIKO因為我昨天沒寫簡訊給她
所以她好像嚇了一跳
不過很快的又微笑回禮跟我說謝謝
SEIKO一直是個很開朗的女生
每次跟她講話都會心情很好
KIYOKA則很有典型的日本女性氣質
說話聲音很輕而且很有禮貌
微笑起來很靦腆的樣子
但上次在長崎大學看YOSAKOI的時候也嚇了一跳
原來她也可以有這麼活潑的一面
有照片為證
聖香

而且我也很佩服她每星期要從網場搭公車後轉電車去長崎大學兩三趟
光是來回車程就要將近兩小時了還要練習跳舞
那股毅力真不是普通的驚人
很叫人敬佩

另外跟HARUNA約在下午三點
她說她要去社團練習打鼓
我也覺得她是個很厲害的學生
雖然個子不高
但是會許多五花八門的才藝
尤其是音樂方面的
當我拿禮物給她的時候她顯得非常的開心
看來年輕妹妹沒有人不喜歡布偶之類的東西的 😆

來到日本之後我認識了很多朋友
不僅僅是留學生
也有很多的日本人
她們(嘿對, 因為女生比男生多, 所以用她而不用他)的個性豐富且學習態度認真
很努力地實現自己的夢想
讓我感觸良多
同年紀的我
一定沒有辦法像她們這麼認真地活著
所幸我也經歷了一些事情
現在看到問題的時候也比以前更會想了

僅在此深深地祝福她們

(註)
因為我沒拍過SEIKO或HARUNA的照片
如果改天有資料的話也會補上來

我是個很容易肚子餓的人

冬天, 是最容易發胖的季節

由於別科的課程已經全部結束了
我剩下的就是去京都考試
雖然現在準備的完成度應該低於百分之三
可是天氣太冷一直沒什麼幹勁
每天早上大約七點起來煮個飯吃掉
八點半又繼續躺下去睡回籠覺到十點想
反省一下覺得不行跑到圖書館想讀書
實際上讀一個小時左右就又想睡午覺了
撐一下後到了三點半
注意力已經無法集中
因為肚子實在太餓
所以又到電腦教室上網
開始盤算晚餐要吃什麼
最近的生活如上面所述
千篇一律

我是個多夢的人

所以才會老是被人認為想太多啊 -_-a

這幾天寒流南下長崎也冷得跟冰山一樣
沒事的話真的很不想待在外面
連去水族館的時間其實也變得很多
只是天氣越冷小朋友似乎就越有活力
上週末的人潮好像比平常還要多

昨天在庄屋吃飯
媽壓又聊了一堆人生的話題
所幸這次的對象不是個木人
大家吃飯有說有笑
評良心說交朋友有什麼困難的呢
只是也許有的人永遠不會明白這件事情是有多麼簡單的吧

鶴田先生的畢業禮物

一來就是一年了
昨天在翻鶴田先生送給大家的書
內容有點傷感
先生為了追憶比他早逝的長女
寫了一本類似傳記的小書
寫了女兒的出生,成長,學習各個階段
最後嫁為為人婦育有四名兒女後
不幸罹患乳癌
於34歲時病逝
先生當時60餘歲
白髮人送黑髮人
悲痛不已
至今仍是許多感嘆不盡
為了不讓時間沖淡記憶中的女兒往事
所以才將歷程用筆寫下

上次大略地看過一遍
但當時日文程度不佳多半是用猜的
現在已經能很深刻地體會箇中的意義了
我試著吧序章的前兩頁翻譯了一下
花了一個小時
果然日文跟中文是截然不同的兩種語言
要重新將日文的意思組織架構用中文說出來
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
也許還要花好多時間
之後有空會試著繼續翻譯看看
在徵求過先生的同意後看能不能放到網路上來

一月裡的解夏

結夏
在如同電影所述的五月末
解夏
卻落後季節許多
但總算結束了

距離上次兩人見面
相隔了九個月
現在相信妳的冰冷
是對我最真誠的態度了

我本來就只是過路人
不需要嘻皮笑臉與過度親暱的稱謂
即使如此
看見妳笑容裡的漩渦
還是會讓人產生一種即將下陷的錯覺
但沒有理由再迷惑了
歪斜線的距離即使再接近
永遠也不會相交

渡過這次的解夏
很多問題永遠不會知道答案了
夠了
不知道也沒關係

最後想說的是

妳笑得他媽的就跟我妹一樣

弄錯了

學校星期五停課只是為了佈置考場
真正考試是在星期六日兩天
反正有連假可放就是可喜可賀
星期五
把京都大學的報名費跟報名資料一起交了出去
接下來就是準備考試了(話說如此可算是蝸牛步進行)
預計2/10或2/11號前往關西
2/12~13參加考試
2/14觀光一天
2/15放榜

星期六
好冷的週末
跟上星期完全不同
窩在被窩裡完全不想起床
中午十二點好不容易打起精神來去水族館
今天義工們都去熊本市觀光見學去了
館內案內的行程改由末吉桑擔當
企鵝不知道為什麼又兇性大發差點沒把我鞋子跟褲子咬爛
又不能踢牠們…

活動結束後
我問守田桑今天有沒有空
結果就上街去了
先去了新的市立圖書館
木下先生果然在裡面打工
服務生的衣服很適合她
果然老師結婚後開咖啡店也很合適

繞去濱町
跑去了傳說中的金皿銀皿這家台灣料理店吃晚餐
主廚還很熱心的跑出來跟我聊
隔這麼久了又遇到台灣人還是很高興
(上次是10月中旬在諫早市看劍道表演的時候遇到的)
雖然菜色是台灣味但價格卻是道道地地的日本價格
一盤炒米粉要880YEN…

最後還是去了濱町的SEGA WORLD
守田桑似乎很喜歡玩音樂節奏的遊戲
誠如A哥說的
我身上的宅男基因果然永遠沒有褪色的一天
我又投錢去玩了Death Smi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