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CK!

-_-a
看了福州伯的求婚影片
我覺得人如果沒有一點技術的話
要泡妞 要娶到老婆果然還是沒有那麼簡單的事情
所以我要好好加油了

不過還是先把目標放在獎學金好了…
不要再給家裡多花錢了…

廣告

這幾天都在聚餐

星期二
晚上被國中同學帶去吃日式燒肉吃到飽
晚餐一個人439台幣
算一算在屏東這種鄉下真的是很昂貴的消費
沒有比日本便宜多少啊
所以說在台灣要省錢也不要常常外食的好
吃完後
星期三早上五點不知道為什麼拉肚子
是我的肚子沒辦法承受燒肉這種東西嗎

星期三
因為晚上沒睡好
所以早上晚起來了
本來要去銀行換一點日圓
結果看看來不及去高雄就沒去了
糟糕的是我騎車到屏東車站前的時候
才發現要帶給魔人的音效卡還放在家中
飆車回家拿了東西又衝到火車站旁邊寄車
幸好有趕上10:20的火車即時到高雄
高雄車站現在附近都在大興土木
(我大概有2年沒來這一帶好好走路逛逛了
來高雄幾乎都是騎摩托車的緣故)
準備迎接2009年的世界運動會

也許是在日本很多地方走路走習慣了
在長崎市內的時候
三不五時會從駅前走到夢彩都, 大波止那一帶
最後再走回去中央橋那邊搭車回網場
整個差不多有走三十分鐘左右
也因此我在大遠百那邊走了一下
倒也是覺得沒什麼
魔人卻要開始碎碎唸了
呵呵

又到建國路
反正這是我們朋友群的例行公事
雖然不見得會買
有些紅的漫畫追日本的速度都非常快
日本單行本到哪裡台灣也到哪裡
可是昨天也懶得買了
現在覺得生活上用不到的東西就沒什麼力氣掏錢包

大ニュース!
大學時代的同窗好友福州師~宗諺
竟然跟我說他要結婚了!
(其實我覺得25, 26也是時候了, 台灣人都太愛唸書, 把適婚年齡都拖過了)
三月初要去提親預計年底結婚
真的是一發嚇死人
雖然我還不知道能不能參加他的婚禮
但還是先深深地祝福他了 😛

怒っているうちによく書ける・しゃべれる。

基本的に
僕みたいな外国人は、日本語の作文力は非常に低いとも言える。
日本語で自分のいいたいことや気持ちを上手に表せないために、
いくら書いても通じないことが多いらしい。

しかし、
人とけんかしたくなるとき、もやもやしているときや怒っているときなど、
感情の起伏が激しい状態で、なんとなくふだん使いこなしないことばでも、
操れるようになると実感したことがある。だがそのほかの状態、例えば、
楽しいことはなかなか言えないことが多い(僕の場合)。

どうなんだろうね、この微妙な違い。同じ僕の情緒だけど。
喜びや楽しさは怒りや悲しみほど表現できないのかな。

1月に1回1500字のメール書いたことがあった。(とっても怒っている状態で)
(携帯は字数を数えてくれるから便利だなぁと思った。)
先週なんと300字以上のメールも書いちゃって、
送らなかったけれど、これでも練習になれるのかな?
(送ったらたぶん嫌われちゃう愚痴ばかりのメールだった。。。)

在台灣寫的長崎日記

我買好回程的機票了…
3/6
回家剛好十天

中午去了西子灣濱海大學
見了睽違一年以上的導師
竟然聊天聊了快要兩小時
原來聰哥也這麼樣的健談
回程的陸上順便見了德公
看起來他的身體不是很好
他說很羨慕我們年輕學生
只要努力就有很多的機會
我想他應該還是在拼博士
可是聽他的聲音非常消沉
希望他趕快拿到博士學位
繼續留在西子灣帶學弟們

附記
據說我買的カステラ在外婆家銷路很好
兩個國中的表弟一下子就吃光了
也不枉費我千里迢迢還帶著蛋糕飄揚過海

歸鄉

我從不知道回家的路可以很遠也可以很近…

隔了11個月(還好不是11年)我又踏上了台灣的土地
這種故鄉的感覺
可以說是有如做夢一般的美好
但卻又真實存在我的眼前
我期待著回家不知道百千次
上星期一直沒睡好
一方面是考上理想的志願校太過興奮
令一方面則是對於期待已久的歸國忐忑不安
時常半夜三四點自夢中驚醒發現仍在異國
但腦海中卻全部是台灣的影子

台灣啊台灣你真是個太美好的地方了

2/23
早上五點半起床
為了赴在福岡留學生會的活動
我搭上首發6:30的巴士去火車站搭7:30海鷗號

抵達太宰府已經快要9:50了
參加留學生的參拜儀式
我逛過不少日本神社
但是第一次登上正殿跪在那邊聽神官讀經祈禱
是很有趣的體驗
特別是你屁股後面還有一堆人在那邊丟錢
釘釘噹噹響個不停的時候
我那時候很希望那些錢都丟到我的皮包來…XD

中午
在神社的會議室內的餐會
有很多日本的歐巴桑參加
跟他們聊天相當好玩
有兩位神官大叔跑來一起吃便當聊天
原來太宰府這邊的象徵是梅花
剛好跟中華民國的國花一樣
所以因此每年都會招牌台灣的留學生來此觀梅聚會一次

最後抽獎又沒中機票
卻抽中了梅花的盆栽送給了留學生會的會長
之前受人照顧
而且會長也很想要的樣子

很久沒跟這麼多台灣人在一起了
雖然只跟一小部份的人講到話

下午在福岡天神
很冷又括風
氣候跟早上完全不一樣
睡膠囊旅館真是一次恐怖的體驗
隔間小
入口看起來真的跟醫院太平間很像
又吵
很多人都是半夜12點後才Check in
空氣不好
下次一定要提前訂別種旅館
我完全不想再住第二次

2/24
我早早起來(其實跟本都沒睡好)
刷牙的時候聽到兩個日本人的對話
他們也是睡睡醒醒沒能入眠的樣子
感覺蠻差的
可是因為要回家了
一下子這種不悅就被拋在腦後
在旅館門口看到地上的積雪
好難得今天的福岡也下雪了

順利的搭上飛機
華航雖然福岡台北線的飛機有點老舊
但是電影很新這點我很滿意
伊莉沙白輝煌年代是一直想去看的電影(最近剛好在日本上映廣告很多)
可是我約日本妹都沒人要陪我去看
害我自信心大受打擊

到桃園轉統聯去搭高鐵
咻的一下就到左營了
阿叔在車站出口等我
不過一開始我叫他他好像還認不太出我來

傍晚
我到處發土產物
一想到回去日本這次搞不好也得帶土產回去
又是一身冷汗

頭髮

在日本
什麼的消費都比在台灣貴
這一年來我只剪了兩次頭髮
第一次是在五月左右吧
想說從來沒去過美容院不知道是什麼感覺
在濱町亂逛看到一間3150日圓洗加剪的就進去了
後來才知道松本老師原來也常常去那邊剪 🙂
美容院果然跟台灣的阿婆理髮店不一樣
裡頭不分男女都是對造型跟打扮很下工夫的人
我記得那時候是一個大我兩歲的男性的美容師幫我剪的
一邊剪還一邊跟我聊天
他說他高中畢業後上了兩年的美容設計專門學校
之後就一直從事這個工作
不過最叫我尷尬的還是
他要我選髮型的時候
我是第一次進那種地方看那種目錄
媽押裡面的模特兒每個臉都超瘦又修眉毛
所以不管我怎麼看都看不到有什麼髮型適合我的這顆大頭
只好拜託美容師幫我理個容易整理的頭髮就好了
最後美容師還跟我說下次考以來考慮染個頭髮什麼的
(其實我真的不敢, 染髮是需要勇氣的, 再加上我也不是特別討厭黑髮或者喜歡跟人家不一樣的人)
總之算是一次很好的體驗
雖然一次花掉在台灣的好幾倍的錢但覺得很有收穫
照鏡子也看不出來是自己的頭 😛

後來六月份因為天氣熱就請老美James幫我把頭理光了(他有一把自助式的理髮器)
坊主
沒辦法留學生就是要省錢…
(根本是說謊)

之後大約有半年不用擔心頭髮的事情
等它們長回來之後又開始覺得很煩
一月就在緬甸老的推薦下去諏訪神社附近的一家便宜理髮店(諏訪神社真的是個好地方)
裡面的客人都是一些中年大叔上班族的
理髮師也是一些中年大叔跟阿婆
整體的氣氛就跟台灣的很類似
這在日本叫做床屋
雖然做的事情跟美容院一樣但收費有一段落差
我去的這家
純理髮1000日圓(含稅)
洗頭加三百
不過日本店家的服務精神基本上是相當的周到
剪完後也盡可能的把頭毛拍到不剩之後才會跟你收錢
所以花一千就可以有不錯的服務
算是相當滿意
只是過了一個月頭髮又長了
(奇怪我的頭髮, 從光頭長起的話速度超慢,一旦有點長度後生長速度又突然暴增)

附記
我用日文跟緬甸老說
[聽說頭髮長得快的人比較色]
緬甸老竟然回我說
[比較色]是什麼意思…

整理整頓之二

今天早上又繼續清東西
把那些夏天的衣服(尤其是T恤)都先丟進紙箱裡
現在日本白天平均氣溫10度左右還穿不到
只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來日本後買了那麼多(20件左右吧)
不過有時候看見便宜就買下去了…
想想這就是所謂的無駄使い?

拿了當初從台灣寄行李的紙箱
上頭還被日本的郵局貼上了[特重]的標籤
我的公寓在二樓沒有電梯
我記得那時候郵差先生把箱子搬上來的時候
氣喘如牛
東塞塞西塞塞後
又裝了幾本書進去
我發現原來一個大號的紙箱其實就裝得差不多了
其他的衣服應該可以全部塞進另外一個紙箱
(一些冬天的厚外套例外, 天啊我竟然也在日本買了兩件厚外套, 現在總共有四件)
書的話大概還要放兩個紙箱
假如全部的東西都可以丟進紙箱的話
說不定還不用找搬家公司
這樣可以省下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