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免切替

就是拿台灣的駕照去換了一張日本駕照

先前雖然領過一張薄紙,理論上是可以開車
但總覺得一張紙實在太過輕薄沒份量
還是去換駕照好了

於是今天起個大早六點半去實驗室拿照片
=_= 梅原先生竟然睡在裡面

搭上七點往京都站的公車,接著又轉了兩班公車到了免許試驗場(相當於台灣的監理站的地位)
雖然還在京都市內但該地已經遠離市中心
相當的荒涼巴士也很少
抵達試驗場的時候是早上八點半

原本以為公家機關要九點才開門
想不到此刻試驗場內已經是人聲鼎沸
排隊在窗口等辦手續的應該超過百人吧

窗口大叔說外免切替要九點半才開始
於是等到九點半後交了證件後又等了一小時終於被叫到名字
到樓下先付了2400的文件費後
去量了一下視力跟色盲確認沒問題
又回樓上把文件傳回給窗口人員(付款+量視力大概只花了十分鐘)

半小時後大叔說今天可以領駕照
拿著一張兌換單到了一樓六號窗口
又等到十一點半
早上考試合格的人也全部擠了過來

拿著那張兌換單,又去繳費口繳了1600(真的是什麼都要錢)
又動作神速地拍了一張照片(我知道為什麼大家駕照上的照片都跟本人差很多了)
到一點半領駕照之前都沒事可做(此時還不到十二點)

試驗場對面有兩三家餐廳,不過都貴得要命
因為附近沒有超商之好將就隨便吃了個七百元的咖哩飯
之後去捐血車捐血(把捐血車開來這邊真的是高招,跟台灣的捐血車開到新訓中心有異曲同工之妙)

雖然距離上次捐有一段時間了,
但這次是第四次在日本捐
有趣的是這裡問診的醫生是一位七八十的阿婆醫生
腦中就突然浮現長崎捐血中心那位阿伯醫生,還有以前他台灣人同學的故事(聽了三次)
幸虧阿婆只是很親切地問了相關問題後結束
我又上車去被抽了血400ml的血

捐完後跟似乎是課長的人聊天
他說一天大概只能抽到五十個人的血啊
我也問他為何要鼓勵大家捐四百ml
他說因為要達成同樣血量, 200ml需要的人數是400ml的兩倍
人一多相對就比較難控管風險

他們最希望的是健康且固定的血來源
所以當然是很鼓勵我之後也要去捐 XD
不過捐血後不能免的自然是一頓大吃大喝
於是又在車上猛喝了四五罐飲料跟一堆餅乾

回去領了駕照
時間剛好趕上一點四十分的公車(下一班就是兩點半了)
回去的路上在京都車站前又堵成一團(京都最糟糕的地方)
到達學校的時候已經將近四點了

花了八小時+4000日圓
我拿到了一張上面寫著我是中國人的駕照

萬歲∼!

廣告

視覺實驗

今天一早九點去文學研究科
做視覺實驗

接待我的是個比我小一兩歲的男生吧
我猜是研究所學生

視覺實驗其實很詭異
就是看著畫面上圖形
觀察其有無變化
有的話就按有
沒的話就按沒
(這不是廢話嗎)
只是圖形閃過速度頗快
我猜誤判的可能性很高

有趣的是一部份是同時測聽覺跟視覺
一開始先撥一組數字(日文的兩位數)
接著是視覺測試
結束後又會打出兩位數字
看跟剛剛機器讀過的數字一不一樣
然後回答有無變化

眼睛看得很累是真的 @_@
五十分鐘左右拿到一張一千元的圖書卡
上面是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的圖樣
正好我昨天逛網站有看見
想不到今天就入手了… XD

下次也要多去打一些奇怪的實驗的工
現在我手上還帶著那個睡眠實驗的測定器

睡眠相關的實驗

這也是打工
帶著一個像是手錶一樣的測定機一星期
YEN 3000

要求的條件還蠻多的
不能喝酒(基本上我很少喝)(會造成神經興奮)
不能睡午覺(來日本後很少有機會)(會導致晚上睡眠效果變差)
要睡七到八小時以上(但最近除了週末外很少睡那麼多)
其他還有不能劇烈運動之類的

經濟不景氣
日圓匯率暴漲
加減努力賺了
京都大學有很多科系
常常有一些蠻特別的實驗在徵求接受實驗對象
想說有機會就儘量玩玩 ;P

京都時代祭

時代祭與葵祭,祈園祭並稱為京都大三祭典
今年看過了葵祭,祈園祭之後
竟然自己跳下去玩時代祭了

時代祭是由平安神宮主辦
集合時間很早
早上七點半在平安神宮
報到之後就開始換裝
但要穿古裝真的很難
如果沒有人幫忙的話
很難順利著裝(第三次在神社打工的感想)

但換裝完後到九點之間
就是待機時間
我被分在豐公參朝隊(豐臣秀賴前往朝廷的隊列)
終於這次沒有穿白丁
而是草綠色的朝服
腰間還差了一把沒辦法出鞘的脇差
突然就覺得自己變帥氣了很多
可惜沒帶相機
不然其他打工的學生都在拍
也是今天才知道
其實古裝的袖子裡面有袋子
放個手機甚至相機都沒問題(現在知道了下次一定要拍)

終於輪到隊伍要出發了
同樣穿綠衣服的打工學生有八個
我們看其他人有人拿棒子有人拿長槍
想說爽到了

繼續閱讀

談話會

基本上就是書報討論
但碩一跟碩二
一年各聽兩次就好

今天佐藤研的一個博士後在講雷達訊號跟影像觀測的的東西
雖然同屬通訊系統領域
但也是隔行如隔山
那邊應該是用很多訊號處理的技巧吧
聽不太懂
跟雷射超音波的影像測定的比較與不同之處大概還可以領解
之後出現一堆數學式子就完全看不懂了

主講者蠻年輕的,應該還不到三十
不過已經結婚了(看見他有戴婚戒)
現在在日本一畢業立刻找到教職也是相當難
所以才去當博士後?
有錢的實驗室就可以養一兩個
當成將來的教員候補

教員的職位稱呼,依照學校不同叫法也不同
京都大學是分成三級
助教授(以前叫做助手) = 助理教授
准教授(以前叫做助教授) = 副教授
教授
但學生都一律叫老師們先生就對了 🙂

此外,日本雖然也有講師這個職稱
但大部分只有如日語教學中心之類的地方才有常勤的講師
其他會在學部裡面上課的講師,
幾乎都是非常勤講師(可一些退休教授,或是有專門技術貢獻的人)

我看到梅原先生這麼認真,大小事情都包,
就覺得自己當教職真是一點競爭力都沒有
上次跟研究室畢業多年的先輩聚餐
那些畢業五年左右的前輩人人都說
白髮變那麼多
梅原先生也老了啊

P.S.
梅原先生是目前實驗室最資深的教員,
田野先生跟守倉先生都是後來才來的

像台灣那樣一拿到博士學位就可以立刻開LAB
在日本人來看應該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吧
寫到這裡不知道為什麼又想起了德公
希望他可以趕快拿到博士學位一展長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