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燒肉

終於進去成功了
去年跟林真人在河原町想進去吃
卻因為沒預約不得其門而入

今天選擇了離鋒時間總算有位子
這家店是吃到飽2300加喝到飽580
不過吃到飽似乎都有共通特色就是肉會削的比較薄
雖然如此還是有台灣的三倍厚度啦
但跟上次在あじびる和彥左又衛門吃的比起來又薄許多
下次希望能跟多一點人去吃
不然跟軒哥每次聊天總會被他帶入很嚴肅的話題
明明週末就想輕鬆一下
但話說會來能偶爾跟人家用中文吐吐心聲也是不錯啦
最近不知道為何日本人會跑來找我吐苦水
有時候聽多了
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能言辭達意
唉只能說解鈴還需繫鈴人
希望那個W君不要再擺爛了
跟大家冤家就算了還要給助教添麻煩
是沒看到助教已經夠忙了嗎
自己能做什麼想做什麼自己最清楚
一天到晚覺得是老師綁住他讓他不得自在
我來看根本是他自尋煩惱又不想解
困在自己的小小世界中然後
又一直抱怨世界不夠美好
不肯走出去那個封閉的小空間的話
就算去了花花世界的江戶也是一樣啦
這些話翻譯成日文不知道要怎麼跟他說
但這樣看起來畢業前又得多寫一封信了
一向只寫信給女生的我也要開先例寫信對男生說教了嗎

唉唉唉看來禪師還是不如歸去
遁入熊野古道一心修行的好

特許出願補償金

RIMG0152

話說年前那份研究主題拿去申請專利
拿到了所謂的特許出願補償金 (專利獎金??)

金額只有2400日幣
助教說他拿了3600日幣
先前有簽一張申請書
上面寫說關於專利的權利
如果有賣到錢的話
助教拿6成我拿4成
基本上我這件是6000塊錢的樣子
就這樣賣給學校了
不過
我猜再生醫學所研究IPS細胞的山中教授應該會多領好幾倍才對
沒有60萬的話那新聞就都變成報假的了

內定者交流會

為了內定交流會星期五又去了一趟武藏野
老實說這種兵荒馬亂的時期還蠻不想去的
論文要截稿外面又流感
果然去了武藏野第一個劈頭被問的就是
關西地區流感嚴不嚴重

回答到後來也覺得有點小煩
搞不清楚自己為何要特別跑這一趟關東
所幸後來有遇見先前很照顧我的增野桑
以及一些可能是未來上司的資深研究員

不過我的酒量真的不好
才喝兩杯啤酒
下公車的時候竟然忘記把零錢包帶下車
還好公車沒跑掉回去還有撿到
接著搭中央線又睡著
到東京還忘記下車

最後搭到新幹線已經是7點50分了
回到京都又是三更半夜
不知道為什麼在關西地區心情就是比較平靜
比起東京我真的是太喜歡京都啦

之後的工作應該也是關於無線通訊方面的研究
不過因此要去到橫須賀YRP去
嗚嗚能在京都玩樂的時間剩下一年不到了
要把握更多時間出去走走才行

助教快回來啊∼∼∼

明明星期三才結束今天的瞇聽
今天下午又被老闆叫去
一開始是說要改論文的東西
講到後來又變成今後研究發展的趨向

一個小時內大概又跑出了四個題目
Orz
我總覺得老闆原本是打算跟助教講的
只是助教今天去東京出差不在
就變成找我講了 >"<
害我皮皮抖了一下
老闆講那一堆東西
如果真的認真下去做的話再唸三年博士也做不完
我還是得想想辦法搞快畢業去拼經濟才對

P.S.
助教的行程
6月初去德國
7月初∼7月中
長崎(CS研究會)
韓國(這是陪我去的)
札幌(IN研究會)
9月
新瀉(通訊研究群大會)
下旬
夏威夷(IEEE GLOBECOMM)
我看到他的行程後都嚇出汗來了…

折扣日的DAIKOKU藥妝店

去年九月才開在百萬遍
距離我家走路3分鐘的藥妝店
每逢3日跟20日是店內全品95折的日子

今天想說趁著有打折,
去補了一下牙刷牙膏跟乳液。
只是下星期要拼截稿,今天也在實驗室混到快九點才告一段落要回家
想不到去到DAIKOKU的時候
裡頭竟然還是相當熱絡
大家都低著頭忙著找自己要的東西

話說這家是我在京都看到營業時間最長的藥妝店
早上9點開到晚上10點
裡面商品很便宜打工的薪水也爆高
實驗室同學學弟都懷疑他們是如何有利潤的
不過感覺京大生跟附近居民都很捧他們的場(包括我在內)

自從他開了後
我就沒什麼動力跑去逛河原町了
而且最近我也幾乎都不買衣服

硬要說缺點的話大概就是不能刷卡啦
但應該在畢業前還是會常常用現金去光顧才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