鴨川是京都的寶物(七月份增刊號)

鐵頭功

鴨川是個充滿驚喜的地方

想不到河畔旁竟然可以看見武林高手在此小憩

真正的高手都是隱身於市井之中 武器皆是隨手可得之物

在此得到了證明

廣告

無常

人生真的有個方向嗎?
有時候覺得自己是正確的

但有時候又想這個方向真的對嗎?
繼續走下去對自己是利還是弊?

上星期五
從飄著小雨的北海道回來
回到京都又是晚上十一點多的事情了
換下西裝後我澡也沒洗就直接趴在地板上

只是一直無法入睡
半夜中醒來多次

隔天打電話回家
娘告訴我說
很疼我們家兄弟的小姨婆昨天傍晚在醫院走了

上次見到姨婆是去年的事情
她剛剛結束化療回到家中靜養
想不到隔了一年
準備要回去前一個多月
卻聽到這個噩耗
儘管知道人生無不散的宴席
死別總是比生離來得突然而且給人帶來更多遺憾

所以莫名其妙地
最近晚上也都會想一些哲學性的問題
雖然不知道自己會活到幾歲
想做的事情最好還是趁有時間
有精力的時候去做的好

來京都住算是達成一個夢想了
先前被實驗室同學搧動說要去歐洲玩
又興起了想去伊斯坦堡的事情
查了一下其實機票也不是付不起
稍微打工存一下
去住個一星期也是可行的
當然先決條件是要老闆肯放人啦

總之先努力研究
呵呵呵

今天為了申請教育部的留學生參加國際學術會議發表補助
開始提筆寫先前投韓國會議論文的摘要

儘管只要寫五百字
才發現五百字真的很少
連一張A4都填不滿

不過恐怖的是那堆翻譯成中文的專有名詞
載波檢知衝突迴避多路存取協定
寫這種東西下去突然覺得自己也變得很厲害了
因為連自己也看不太懂
蠻像日文菜單上的菜名的
要把材料的名稱和作法全寫進去
相比之下中文的菜單簡潔扼要多了
同理英文的技術性文章看起來似乎也比較簡單易懂
當然啦有些愛掉書包用很多艱深單字的文章例外
那種要一邊查字典一邊看的paper實在是…

轉了一星期

這一個禮拜人都不在京都

星期一∼星期三去韓國濟州特別自治道
星期四五人在北海道

濟州是韓國這幾年重點推進觀光的城市
很多重要的國際會議都在這邊辦
據說去年靠著開會議就賺了一堆錢

實際上是怎樣的呢
出發前完全沒做規劃而且也都不會韓文的我
還是多少有點擔心的

後來才發現
決定帶有著圖案的韓文會話旅遊書出門是正確的決定
很多時候不知道怎麼表達
或者看見那些小圈和直線組成的密碼的時候
翻書就對了
而且也可以當成跟當地人說話的捏它(題材)
手勢加上表情也是可以傳達很多的資訊
最重要的還是誠意不是嗎 XD

濟州的照片之後再補

北海道
隔了3年多有了去札幌的機會
反正學校出錢就要多衝
學費都全交了去越多越回本

發表地點的北海道大學雖然就在市中心的札幌車站旁邊
但我還是第一次去

札幌市內的馬路是條條寬敞
相對之下京都的路就小條多了
為了維護傳統町家的景觀
這還是必要的犧牲嗎 😀

總之相對東京
我還是比較喜歡這些地方的城市
長崎,京都
下一個要去的地方應該是橫須賀
距離東京越來越近
果然夢想跟現實總是有距離的不是嗎 :mrgreen:

撲浪的壞處

短的寫太多導致長寫不下去

就跟零食吃太多吃不下正餐一樣?

2天來連續在外面吃了兩攤好吃的

昨天跟實驗室同學去吃木屋町一家海產店

號稱鮮度第一的店有著淡淡的水族館的味道

東西大碗又便宜真的是物超所值

今天去吃秀瑜的慶生Party是沖繩+東南亞料理

很多奇特的菜

真的是樣樣驚喜

不過果汁似乎有點味道太淡

下次有去的話只能點茶?

不過接連兩天吃太飽實在是

我肚子邊的肥肉已經在哀號了

有預感一覺醒來後會跟富江一樣繼續分裂吧

嗚嗚嗚

我不要變成相撲選手林羅山一樣啊

下星期一終於要去人類的祖國發表了

這是除了中國,日本外

第三個踏足的外國

可是朝鮮語好難啊 想說至少學會怎麼問路才行

時間卻只剩下明天一天而且行李也還沒收

怒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