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同梯的

都退伍那麼久了
可以開始懷念大家了

說一個人在外國唸書不寂寞是騙人的啊
無論是上課或是休假
我總是會不禁意的想起你們

也許是大家都來自不同的背景
也有可能是我大學時候真的太自閉
所以你們給我特別深刻的印象
很多時候現在在這邊遇到人或事
我就會在那些東西裡面找你們的影子
找那種熟悉的感覺

大B的一張嘴
總是有說不完的道理而且又很有邏輯
國軒的固執堅持精神
你們兩個真的教會我很多東西
使得退伍前走出營區的
不再是那個軟弱的我

黃笨敦的天真無知
讓我知道即使人呆也可以活得很快樂
你現在在豪州也過的很爽吧

一誠雖然是個小鬼
可是頭腦超好又會玩
蛋糕的超粗鋼絲神經
說話沒有火氣
KEN讓我見識到即使是台灣人也可以胚拉胚拉的說英文
朱腸的機智反應靈巧總是讓我們嘆為觀止

林教官平日說話刻薄
但睡覺的時候超認真還會半夜起床帶部隊
典獄長平時總是一副嚴肅面孔
我真的很想看他帶小學生上課的樣子
前一陣子我也想乾脆看能不能去當幼稚園或小學老師算了
謝排的鐵道魂跟極簡精神
雖然我想學但總是學不成功
但對旅行的幫助真的很多

還有營區裡的士官長們
你們的人生的閱歷數也數不盡
我對你們的尊敬
不是用尊敬這兩個字可以形容的
簡直是五體投地了
要是像我這種性格軟弱的人
根本不可能在那種大黑鍋裡打混十幾年

我的朋友們啊
謝謝你們
你們教會了我太多東西
我無法一一道謝
現在生活在異鄉
恐怕也很難再次聚首
只能以此一文
表達我對你們的想念
希望大家都能快快樂樂地

廣告

柳營軼聞

夜畫新開

熄燈號響起。又是漆黑的一片。還亮著的,是掛在天上的星群,裝飾著薄紗般的夜幕,靜靜地蓋在我頭上。細數繁星,一明一滅,卻怎樣也數不清。飛機的警示燈,滑過夜晚的天空。漂浮於星空之中,不知是如何的感覺?白天的忙碌與不快,隨著夜色的低垂,逐漸變淡,進而消失。沿山公路旁的草叢裡,奚落地竄出幾隻螢火蟲,螢光輕盈地畫過我眼前,又在不遠處消失。肆意地穿越營門,不用報備,也不用拿假條。傾斜的電線桿,倚靠著老舊建築物的外牆,等待著黎明前,燕子再次的穿梭盤旋。

梅雨

教召結束後,接連的下了十來天的雨了。除了中間去高雄看電影那天早上與體測當天沒下雨,天空多是烏雲密佈。如此充沛的雨水,導致雜草縱橫,生長速度驚人。每逢雨勢稍歇,就可聽見隆隆不停的割草機聲。即使利用空檔割草,草仍然是不停的增生,一個禮拜前剛割過的區域,又有新草出頭。仔細看的話發現連香菇都長出來了。營區內排水系統也不好,只有一條水溝能夠通道外頭的大水溝。雷聲伴著驟雨,嘩啦嘩啦下來,小黃河氾濫,泥水滾滾,淹過馬路,在各低窪地造成一個又一個的水池。晚上,到浴室洗完澡,跨越草地,腳上又多了積水與污泥,回到營上總得多洗一次腳。

上禮拜留守,由於雲的阻礙,沒法子數星星,站哨的時候,少了些調劑,只好多跟副哨聊天。但雨勢一來,也只能躲回哨所發呆,等著下一班的來接哨。下哨後回房間躺在床上,也不需要催眠,就這樣沉沉的睡去了。

後管校留影

後管校留影
雖然只有短短的4週訓練期,但淡水的美好風光卻一直留在我的心底深處。當兵受訓期間真的就是一個爽字。只上課不管事,時間到了上餐廳打餐盤吃飯,晚上時間一到熄燈蓋棉被睡覺。只是,為什麼出工差一定要叫大家用手拔草?就連新開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也有割草機可以用啊!住宿是兩人一間的套房,附空調,可以從窗戶直接看見大海,環境相當清幽,所以大家都當作是來這邊渡假充電的。奇怪的事情是這裡的浴室只有熱水沒有冷水,每天都用殺豬前拔毛用的超燙熱水洗澡,常常洗頭洗到一半水溫太高還得停下來散熱…Orz。

後管校留影
從某間房間往外看的景觀。一大片的草原是戰鬥教練場,草原中高聳的鐵塔是AM電波的發射塔。只是現在受訓的班隊多屬於靜態課程,戰鬥教練場也逐漸荒蕪,雜草叢生。勉強可看見遠方的漁人碼頭吊橋。

黃昱敦
可愛的室友兼同梯超級天兵黃昱敦。在大逼哥的魔鬼特訓之下(?),幸運地通過了理財專員考試(!)

火化

95/05/13 雜感
從淡水回到新開的第一日。才體會到營長所說「砲兵營變天了」的真正意含。
望著空蕩蕩的大寢室。豈能是一句傷感能夠形容呢。

下午,推著一車的文件到燒垃圾的大坑旁,銷毀營長留下的資料。
各式的文件,紀錄了這單位的許多重要任務、推行工作。
隨著時間流逝,它也即將放下肩上的重擔。

撕掉紙張,將紙送入火堆中的動作,不禁讓人想起燒金紙的情形。
現在所作的,也僅是那葬禮儀式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