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作業

菜田裡的開聞岳

今天竟然又拿到了一份暑假作業~~~

距離上次寫暑假作業是什麼時候啊 ? 國中二年級 ??

天啊這間學校真的是太精實了

短短的一個月暑假恐怕也沒有辦法休息了

這個暑假想再去東京或大阪逛逛啊

如果能再去秋葉原就好了~~

短期遊學的韓國人回去了

上課的教室又縮回六人小班

不過學期也結束了

還是改快先跟教授連絡去吧~~~

廣告

長崎方言

解夏(げげ)裡頭男主角隆之是長崎出身的人,電影裡頭他回到長崎老家後,與母姊、眾多童年好友對話的時候幾乎都是說當地方言。方言果真帶給人一種故鄉的懷念感覺啊。聽到最多次是的「よかね」,應該等同於東京腔調裡面的「いい」吧(根據Wiki大百科,九州地方的形容詞結尾「い」常變成「かね」。由於長崎腔(九州腔?)與東京腔混用,很多地方聽得模模糊糊,不太清楚對話的意涵。尤其是在佛寺內的對話,老師傅說了些佛教的專有名詞,而且聲調也很在地跟平常看電視聽到的不太一樣,幾乎是用半猜的。看來這次去一定也得學一些方言來玩玩 :p

回家路上

高鐵台北站剪票口前
家住車站對面,搭過新幹線,卻還沒搭過高鐵的Angie。

總之我錯過了預定的17:15往左營的高鐵…但站務員說還是可以搭下班車,只是無法重新劃位而已。早上在售票機買票的時候寫說18:15的車子沒空位子了,我也擔心得一路站回家裏。(雖然只有短短2小時,可是花1490元卻沒辦法用坐的心情可是好不起來啊)所幸一上車就看見了兩個空位,而且一路到家也沒被趕起來過,真是太幸運了 😀 如PTT上討論所寫,台南站下車的旅客人數出乎意料的多,究竟是什麼原因呢?推想會不會是跟我一樣,去程從市區搭客運出發,回程的時候才在台北購票搭高鐵回家。可以省下一趟往返高鐵車站購票所需花費的交通時間。畢竟現在扣掉台北與板橋之外,其他地區的居民要去車站買票實在太不方便了,還是早點開放電話語音/網路訂票吧。

回家的電聯車只有4輛車,人也是出奇的滿,突然電話一響,拿出來看到黃昱惇的名字我也嚇到了。下午在陽明山上跟Angie聊天時才講起了黃笨惇。想不到回家的路上竟然接到他從墨爾本打來的電話。雖然是在擁擠的電車車廂內,但是聲音卻異常的清晰,比起收訊不良的國內電話聽得還要清楚 ❗ 想不到他的破英文能讓他在澳洲撐那麼久,讓我重燃了我對日文的自信心,應該可以撐到大學院畢業再回來吧?不過他選在7/25這天回國,說是要紀念入伍兩週年。這個決定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不知道該說什麼。(如果是我的話就多逛幾個城市啦,澳洲可是很大的捏)

東奔西走

東奔西走的一天。日圓昨天跌今天又漲,好希望能趕快買到便宜啊~

早上去家樂福,也沒買到什麼東西,一條皮帶、電池、免洗褲、拖鞋,還有一個數位相機包,這樣就花掉1100。我很訝異數位相機包的價格竟然都這麼昂貴。新包的防護比較完全,R2放在裡面也比較放心。但安全的反義詞就是取出不易,這樣說不定會影響到按快門的機會,所以我還在認真考慮是否要帶它出門…Orz。

穿著直排輪上街的底迪
啊,今天除了去銀行外一整天都在逛街。除了去東京在秋葉原shopping外還沒這麼認真的買東西過。隨身帶著相機總是有好處的,身邊永遠有精彩的畫面可以捕捉。

打工終曲

滿天的蒼蠅亂舞再也無法阻撓我的睡眠了。凡事總有結束的一天。

小雨妹妹
小雨妹妹,據說是,第二次來這邊玩了。

壓花時間
偶爾有正妹,不過左邊的妹妹你也瘦過頭了…

螢光之缸
終曲就封存在這缸內,慢慢地盪漾吧~

打工第二十八回…

案發現場
接近終場了。

我也厭煩了一直幫人擦屁股,作一堆不是自己該做的事情。
儘管跟小朋友玩是很快樂的事情,但終有曲終人散的一天。相遇就是分離的開始,分離後留下的只剩思念而已。時間一沖洗,說不定連思念也會很快的褪色,成為腦海深處的黑白回憶,只能默默地期待再相逢。有緣的話自然會再見面的,以前到現在,我對這句話是深信不疑。